两会建言|全国人大代表安康:加快创新药产业发展 必须要有良性金融生态支持
发布时间:2024-03-08查看次数:987

本报记者 孟庆伟 北京报道


在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背景下,创新药产业作为经济增长新引擎,被置于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介绍2024年政府工作任务“大力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时提出,加快前沿新兴氢能、新材料、创新药等产业发展,积极打造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增长引擎。

市场普遍认为,“创新药”一词今年首进政府工作报告,凸显了创新药产业对新兴产业发展的战略意义。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创新药产业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释放了国家高度重视创新药发展、加大对创新药企业发展扶持的信号。而加快创新药产业发展,首先就是要支持国内创新制药企业形成良性金融生态。

全国人大代表、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康 受访者供图

安康告诉记者,中国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医药产业的高质量发展,而一大批创新研发能力强的生物医药企业挂牌上市,更是为支持我国科技创新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但他也同时坦言,目前国内创新生物制药企业的高质量发展还面临一些问题,比如融资渠道不畅、资金短缺已经成为制约生物企业发展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

“创新药生物制药企业研发投入较大,药品研发、临床试验都需要投入巨额资金,且没有营业收入,许多生物技术企业因缺乏足够的资本金或贷款抵押物担保,很难申请到贷款。”安康说。

此外,科创板IPO审核收紧,一定程度影响了企业VC/PE融资。

“自2023年6月以来,二级市场持续低迷,证监会加强逆周期调节,阶段性收紧IPO工作,科创板第五套标准也随之趋严,近半年多来已经没有采用科创板第五套标准拟上市的公司获得受理。在这种情绪传导下,创新生物医药企业的一级市场VC/PE融资也随之受挫,缺乏资本支持,创新生物医药企业被迫暂停大量创新产品管线的研发计划,科研创新意愿亦随之降低。”安康称,长此以往,会对国内创新生物医药的发展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带来重大影响。

据了解,2022年以来,受大量未盈利企业破发等因素影响,监管层对于以科创板第五套标准申报的企业审核更加谨慎。有关数据统计显示,整个2023年,以科创板第五套标准成功在A股上市的只有智翔金泰1家,目前第五套标准的IPO申请已经暂停受理,很多药企的科创板IPO进程中止。

安康还表示,随着国内注册制落地,2023年共有313家企业首发上市,44家A股公司被强制退市。虽然IPO企业数量和募集资金均比上年有所减少,但随着新股供给的增加,资本市场大幅波动,特别是44家上市公司退市使得持有上述公司股票投资者的资金大幅缩水;有部分上市公司质量不高,甚至有些上市公司靠保壳度日,亟须通过并购重组或者借壳上市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基于此,安康认为,创新药产业高质量发展,就必须要有良性金融生态作支持,他提出了四方面建议:

一是在股权融资及债权融资制度建设方面。就股权融资,建议政府层面应设立产业基金,产业基金投资可以与政府补助挂钩,比如企业获得1000万元的政府研发补助,产业引导基金跟投3000万元的股权,充分发挥引导基金的产业引导作用,产业基金在生物制药企业IPO及并购重组后退出;就债权融资,建议银行开发适合创新生物制药企业的信贷产品,抵押物可以是临床试验默示许可证书、MAH证书乃至在研项目的收益权。

二是强化IPO正常化制度建设。其中在受理环节,建议证监会继续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的市场化监管思路,加快推行全市场注册制,保持制度的连续性,稳定市场各方预期,进一步提升股权融资的市场化水平,在从严审核的前提下放开科创板第五套标准企业上市受理。但同时要积极发挥上市审核标准在整体投资环境中的指导作用,真正指引我国创新医药企业发展的方向和路径。而在审核环节,由于创新医药企业专业壁垒较深,审核难度大,因此需要进一步提升证监会、上交所等上市审核部门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等药品审核部门的联动协调,在创新生物医药企业上市审核中,进一步落实以临床价值为导向、以患者为核心的理念,筛选出真正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硬科技创新生物企业上市融资,并对国内“卡脖子”、临床急需、承担过国家重大专项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给予优先审核和优先发行支持。

三是完善并购重组制度建设。其中在创新生物制药企业估值方面,他建议允许创新生物制药企业采取更加灵活的定价方式,允许尚未实现盈利的创新生物制药企业以合理的价格注入上市公司。此外,对国内“卡脖子”、临床急需、承担过国家重大专项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通过并购重组或借壳上市融资,实行即报即审核即上市,支持其快速进入资本市场。

四是进行股权退出制度建设。他建议IPO或并购重组后股东的股权退出价格与二级市场价格和盈利能力挂钩,若股价破发或持续亏损,增加2—3年的锁定期并限制每年的卖出比例。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